小学生戴“头环”防走神?教育部门:责令暂停使用

小学生戴“头环”防走神?教育部门:责令暂停使用
浙江一小学学生戴“头环”防分心,教育部门责令暂停运用  新京报讯(记者 王瑞文 俞金旻 戴轩 实习生 郭懿萌)近来,浙江省金华市孝顺镇中心小学引入的一款头环引发争议。据介绍,此款名为“赋思头环”的产品佩带在头上后,能监测学生上课时的注意力状况。对此,该头环的生产商回应新京报记者,已注意到网上对此的争议观点,并称小学所用的产品并非监控大脑,首要是用于练习和进步学生注意力。“校园不是每天上课都用头环,一个星期只戴一两次。”  10月31日,金东区教育局告知新京报记者,已得悉并介入此事,责令校园暂停运用,并让全区校园进行自查,“监控头环”搜集的数据不会外流,不会走漏孩子个人隐私。学生们在讲堂上运用“头环”。金华市孝顺镇中心小学官网  小学引入头环监测注意力引争议  近来,微信大众号量子位揭露发文质疑浙江省金华市孝顺镇中心小学引入的赋思头环。文中介绍,这种头环能够检测脑电波,评判学生上课、写作业时是否集中了注意力,并给学生的注意力状况打分。分数会实时传输到教师的电脑上,也会像成绩排名相同被发到家长群里。  新京报记者在孝顺镇中心小学官网查询到一篇关于赋思头环的文章,文章中称,该头环不仅是学生之爱,也是教师之喜。无论是刚开始运用头环的教师,仍是已有体会阅历的教师都说到赋思头环能有效地进步他们对讲堂的把控程度,实时了解学生的上课动态,并经过剖析讲堂陈述,更有针对性地进行教育规划。  对此,不少网友提出质疑,以为该头环有监测学生,走漏隐私之嫌,亦有网友以为,这样检测学生,到底是智能头环仍是家长教师们的“紧箍咒”?  金东区教育局:已责令校园停用并自查  孝顺镇中心小学张教师告知新京报记者,该头环仅在校园的一个实验班运用,现在已运用近一年,尚无学生和家长向校园反应过有副作用。“咱们这儿所发生的数据都是在技能公司那儿,咱们就是在运用进程傍边略微辅佐一下,监测学生上课专心的状况。由于能够把(数据)反应给教师,所以学生在戴头环的时分会比平常仔细一点,(作用)仍是有的。”  10月31日,金东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告知新京报记者,已得悉并介入此事,责令校园暂停运用,并让全区校园进行自查,“监控头环”搜集的数据不会外流,不会走漏孩子个人隐私。  金华市金东区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表明,该局现已了解并介入这次事情,对校园进行了查询。头环搜集到的数据,只在校园内部运用,没有隐私外泄,也不会供给给家长。事情发生后,教育局现已责令校园暂停运用,并要求全区一切校园进行自查。  追访  生产商:并非监测,而是练习大脑  “赋思头环”生产商浙江强脑科技有限公司公共关系部张司理介绍,该产品为练习专心力的一款产品,而不是用于监控学生的产品。赋思教育练习体系,由脑机接口头环,以及练习软件组成,运用神经反应技能在讲堂上供给专心力练习的解决计划,让学生经过冥想练习,神经反应练习来进行专心力练习,并非外界所猜想的用于监控。  “学生无须每天佩带,而是一星期练习一两次、每次最多半小时。运用头环前,学生要上专门的练习课程,如神经反应练习,经过观看奔驰的车辆来进步专心力等。进入讲堂后,教师无法看到单个学生的数据,只能看到均匀注意力,以此作为授课内容承受度的反应。”张司理表明,产品不是用于监控大脑,而是首要用于练习和进步大脑专心力的,经过脑神经反应练习的办法,人能够看到大脑是否专心的状况。  张司理表明,在传统讲堂中,教师没有办法得到学生注意力的反应,简单让学生失掉听课爱好,凭借赋思教育体系,教师们能够依据班级均匀专心力陈述,实时调整教育计划,研宣布令学生更感爱好的课程。  张司理还表明,产品的辐射是手机的二十分之一,没有其他的副作用。“咱们的产品会协助孩子自行调理大脑,不会从外部影响大脑。”  据介绍,该产品可经过头环上灯的色彩来判别孩子的注意力,至于这是否触及学生隐私,张司理表明,这个灯能够自行调理,教师和学生都能够关掉。  焦点 1  “赋思头环”从何而来?  校友“回馈”母校赠送,没有任何收费行为  新京报记者查找发现,在网购平台上,该头环价格为3499元-3979元。  10月31日,新京报记者从浙江强脑科技有限公司(BrainCo我国总公司)证明,2018年,杭州嘉银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孔小仙和BrainCo创始人兼CEO韩璧丞,曾向浙江省金华市小学孝顺镇中心小学捐献50个赋思头环。  浙江强脑科技有限公司公共关系部张司理告知新京报记者,50个头环系董事长孔小仙期望报答母校,无偿捐献的,“想要母校的学生都能够用得上这款高科技产品。 ”  据金东区教育局工作人员介绍,孝顺镇中心小学一名校友向校园赠送了这款头环,归于“回馈母校,没有任何收费行为”。  焦点 2  头环是否能促进教育?  引入技能产品用于讲堂应有清晰标准  外界关于头环数据的质疑,张司理解说称,学生的注意力陈述并不会发给家长。赋思教育练习体系并没有将陈述发给家长的功用,教师能够看到全班级的数据,依据班级学生的专心力来调整教育方法。  对此教育专家熊丙奇表明,把一些技能产品赋予立异教育的名义,实践却是反教育的。教育是有灵魂有情感的,对此,熊丙奇主张,引入这些技能产品应用于讲堂教育实践时,应有清晰的标准。  熊丙奇解说,“有了外部的监督,机器辅佐监控,学生会构成压力,自然会进步注意力。可是这种状况下,或许会使学生养成表演性品格,由于人在监控之下的行为与未监控的是不同的,这样得来的数据也是不可信不真实的。”  熊丙奇以为,久而久之,学生进步自己专心度是靠机器,而不是靠教师的引导,这样会弱化教师的教育教育才能。此外,数据假如运用不当,会侵略学生隐私。关于这样的立异手法,有关教育部门应该进步警觉,加快为“AI+教育”规划应有的操作底线。  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俞金旻 戴轩 实习生 郭懿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